31、保密_跌进你心窝
全本小说网 > 跌进你心窝 > 31、保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1、保密

  ("跌进你心窝");

  和傅听言聊天好像总有一种魔力,

  一种能够驱散躁意的魔力。

  宋念安想保持冷静,保持镇静,却又无可奈何地在一次次尝试中落得败北。

  眼前这个男人好像总能看穿她的小心思,

  这么多年都一点一点地替她收藏好,

  保存在风雨不及的安全领域,等待她准备好,等待可以拆封的这一天,

  才会带到她面前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傅听言说“我的小孩”四个字,宋念安突然眼睛很酸,

  鼻息变重,喉咙里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,气息上下不匀。

  有激动,

  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。

  在她印象里,好像是一致认定的她很喜欢他,她在努力追他。

  但一次次隐形的拒绝,

  耗尽了宋念安的欣喜和信心,她开始怀疑,

  这种所谓的喜欢是不是单方面的施压。

  以至于后来他对她好,她也不敢再肆无忌惮地抢他手里的糖。

  可自从阿耶于回国,

  身份的陡然颠倒,

  他们之间的那道高墙像是无形之间就消失了。

  他给她的感觉,

  不再模棱两可,

  或许可以去猜猜答案。

  而是正大光明地告诉她,

  他只有也只需要一个妹妹了。

  宋念安第一次有被拉到云端的感觉,很不真实,却让她死水微澜的状态再度兴起壮阔波澜。

  好像,

  她之前所有的单向追逐都没白费。

  双向奔赴是可以期待存在的。

  宋念安一个没收得住,低垂眉眼眨眼时,氤氲湿透的眸底就溢出了潮意。

  她吸了吸鼻子,也没控制住,就是很丢脸地抬手捂了眼睛,肩膀一抽一抽的。像是找到了个契机,能把这么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情绪都统统发泄出来。

  傅听言原先还有的笑意一下淡了。

  没像之前那样只给她拿纸,而是这次,他穿在身上的军装成了宋念安眼泪的浸染地。

  他知道她横坐在他身上不舒服,干脆落手支起她胳肢窝,将她抱起,正面相对地坐在他腿上。

  宋念安全程都很乖,也不闹,坐好后,一下就软无骨似的趴进傅听言怀里,丁点都不吭声。

  她越呜咽,其实傅听言越是知道答案。

  但没问出一个确切的,能让他定心的答案,好像这对话还没完。

  傅听言动作温和地揉着她脑袋,任由耳边都是她哭完不变的打嗝,还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可爱。

  实在没忍住,傅听言笑了。

  宋念安更委屈了。

  好像这场单恋就是她一个人的激动和悲伤。

  被他笑时打颤的肩膀抖到,宋念安好气,一捶送上去,上火也不妨碍她掉眼泪,晶莹剔透的,看上去真像是他欺负了她。

  “傅听言,我打嗝很好笑么?”

  “没有。”傅听言很有眼力见地压制着笑,尽管尾音依旧上扬,“很可爱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宋念安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,沉默收敛了会,没声继续趴在他身上。

  傅听言拍她背的动作轻缓,没停。

  “念念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给问题了,怎么不回答?”

  “......”宋念安磨蹭半天,不乐意道,“要答什么?”

  “你说呢?”

  “......”

  这回,宋念安撑着傅听言肩膀,无视他肩膀上已经被自己眼泪染得深浅不一的渍迹,只是拎起他的袖子,胡乱一通又擦了脸。

  傅听言随她,无所谓,擦眼泪而已,还很配合地把袖子送上去。

  擦净脸上的鳄鱼泪痕后,宋念安说话多了点鼻音:“我这不是都给你答案了嘛。”

  傅听言挑着眉看她,深眸中笑意不咸不淡,像是在说:答案?哪呢。

  宋念安虽然是个追爱开朗的人,但这会真要她来一句“我这不是选了你嘛”,别说她自己不好意思,要是让老院的人知道了,尤其是季老,十天十夜都会大笑成为光荣的复读机。

  宋念安实在是......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可能是感受到傅听言定格在她身上的目光,宋念安躲避不掉,又从小就听他讲问了就要答的规矩,现在潜意识都蹦出了好多答案。

  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“我答应你。”

  “哥哥,你知道我答案的,干嘛还要我说。”

  “哥哥,都给你追我的机会了,你现在不就成功了嘛。”

  答案越想越多,跟头脑风暴似的,一个比一个肉麻,根本就说不出口。

  宋念安不回答就不敢看傅听言眼睛。

  她心虚地挠挠头,余光冷不丁就扫一下脸上笑意已然全无的傅听言,跟做了不负责的偷心贼似的,心跳惶惶。

  “那个......”横说竖说都得说,宋念安默了会,不管了,伸手勾住傅听言脖子,晃了晃,下一秒就噼里啪啦老风格成了炮/弹。

  “你见我坐在哪个男人身上过嘛?都这么明显了,你还要我说,我说什么啊?我都说你最棒了,你都最棒了,还要我怎么说嘛......”

  声音越说越低,最后像是快要低进尘埃。

  傅听言被她这番话搞得直接破功,垂眸低笑也没敛住他的好心情。

  宋念安被他笑得一阵脸热,忍了半天,喊:“傅听言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们商量个事呗。”

  “好,你说。”

  “突然变了感觉,我还有点不习惯......”

  宋念安虽然也觉得自己接下来的话一定是被水滋了脑袋才会说出来,但她的确觉得这发展好像有点快。

  “所以......”她小心翼翼地凑近试探,“我们能不能先保密?”

  傅听言脸上笑意一下散了,不过眉梢轻挑。

  看似温和,实则眸色泛深,已经有了冷漠的前兆。

  此时此刻,宋念安有个很强烈的直觉。

  好像如她所想的话,来脾气的傅听言会直截了当地冷脸送她四个大字:你在做梦。

  可等了半天,傅听言都只字不言,反倒把宋念安搞忐忑了。

  她摸摸鼻子,眨眨眼,什么动作都来了,都没能等到傅听言开腔。

  “哥哥——”

  傅听言神色未变,只是面无表情的冷静,突然说:“别叫我哥哥。”

  宋念安:“?”

  傅听言倒是没什么语气:“看这样子,我暂时还不太配做哥哥。”

  宋念安:“??”

  傅听言不咸不淡地哂笑:“别人家哥哥有藏在地底下的?”

  宋念安:“......”

  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。

  “我又没要把你藏在地底下,你不是看起来还挺年轻的嘛。”宋念安理亏地小声吐槽了下。

  傅听言脸色直接臭了。

  “哎呀,我又不是那个意思。”这男人是被魂穿了嘛,怎么突然这么怼。

  宋念安默了几秒,很没羞没躁地说:“那别人家哥哥还没能泡到妹妹的本事呢,我家哥哥本来就和别人家的不一样。”

  傅听言呵笑了声,这小狐狸又开始偷换概念了。

  “都没正大光明的身份,”他淡笑,这一秒简直温和得有点过分,就是话糙,“我这算是泡到了?”

  宋念安:“......”

  “这是两码事好嘛,我又没不承认你。”

  傅听言脑子都不动,就在这陪她耍嘴皮子:“也就你承认了我。”

  宋念安:“......”

  心想着这不是办法,哄为上策,宋念安笑眯眯说:“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嘛,又没说一定,再说了,我只是说暂时,也不是一直不说,就是感觉现在太快,还没准备好而已。”

  闻言,傅听言若有所思地“嗯”了声:“你成年那会追我,怎么没见你觉得太快?”

  宋念安一噎,觉得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  傅听言倒也不是强词夺理的人。

  既然说到了,他也不介意再添一句:“想想,我挺亏。”

  宋念安一下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傅听言是怎么做到面色淡然说完这种自觉委屈无法消解的话的。

  宋念安战兢后退了点,目光仔细地描摹了他的模样,明明是和之前毫无差别啊,怎么感觉刚刚告白完了,这人给的感觉就变了?

  匪夷所思之下,宋念安脑子一动,问他:“那要是爷爷问你,你怎么说?”

  “我追的你,你同意了。”理所当然的发展。

  但宋念安听完,只是感叹:“你好敷衍。”

  傅听言:“?”

  “你明知道爷爷是老院八卦组组长,你为什么不把追我的过程轰轰烈烈描述一下?”宋念安总算抓到了他一点微不可察的小把柄,现在就无限放大。

  “明明是你追的我对吧,但现在老院他们,尤其是爷爷!还觉得是我追你。”宋念安一本正经分析,“要是知道成了,一定还是觉得是我追的你,这样的话我名声太亏啦!不行!!!”

  傅听言总算知道宋念安心里那点小九九。

  他之前逗她的冷面一下卸去,恢复如常:“就因为这个?”

  “那不然呢?”宋念安想想就头疼,“爷爷本来嗓门就大,他知道的事一传就开了,我要指望他自己领悟,根本就不可能吧。”

  越想越觉得吃亏,宋念安板起脸,真的认真地闹起小孩子脾气,“不行,你必须要让大家是你追的我!必须!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傅听言拿她没办法,“是我追的你。”

  嗓音的低沉,带有一种莫名的蛊惑感。

  宋念安现在就是很不争气地一听声音就酥了。

  酥归酥,不过呢,事情还是要谈好的。

  所以在一通软硬皆施的对话后,宋念安重新戴回乖巧的面具,窝进傅听言怀里,大胆地揉揉他的脸,捏捏他耳朵,笑眼似月牙,澄澈纯净的乖。

  “那......哥哥,”她笑着耸耸鼻,“保密嘛。”

  这回不是反问结尾,而是撒娇讨好的陈述语调。

  傅听言突然觉得太阳穴跳得有点疼。

  怎么想都不是一桩等价等值的商量。

  不过就是这磨人的撒娇,让傅听言一步步心软了。

  他原先还很冷硬的态度,现在倒是缓和不少,“答应你了,我不就亏了?想想,很委屈。”

  咬字还专门压在“很”这个强调词上。

  宋念安沉吟片刻,“你不亏的啊。”

  只要有转机,她就可以想都不想就开始胡扯骗这头看似腹黑实则纯情的大尾巴狼,“你想嘛,最多就再一个月我们就都出国了,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能改变大家的想法,爷爷们思想都很顽固,想想就很紧迫,不是我不想坦白,就是怕你时间不够。”

  傅听言就在这悠闲听她胡扯。

  爷爷们思想顽不顽固他不确定,这小白眼狼的坏心思倒是明明白白的。

  听她说完,傅听言唇角轻勾了下:“要是时间够呢?”

  额......宋念安理不直气也壮地说:“你别勉强自己。”

  傅听言似乎一下就洞穿了她的心思,宋念安无处可藏。

  想保密不可能是因为老院人,“说吧,因为什么想保密?”

  “啊?”宋念安愣了几秒。

  傅听言亲昵地敲了下她脑门,用力不大,宠溺更甚。

  他早就看出来她那点想法了,现在玩笑开过,只剩无奈:“是不是芮薏和你说什么了?”

  宋念安反应过来后,一个低头,没吭声。

  傅听言摸了摸她脑袋,慢调说:“是不是怕最近发生的事还会蔓延到国外?”

  宋念安知道自己瞒不住,闷了好一会,才老实点头,“就是觉得很奇怪,从国外回来还没多久,又出现这个事情,就感觉孟沛霖之前分析的可能是对的,个人信息暴露太多对你来说不是好事,所以我就想——”

  宋念安没说完,傅听言就轻轻拍了下她背,“没事。”

  宋念安抬眼看他。

  男人那些不正经的腔调在顷刻间化为虚有,仅剩的,是军装下的一身戎骨。他深邃的眼眸染光,淡淡地,温柔着依稀浸没凌厉的光泽。

  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

  然而,别说宋念安,就算是心思敏锐的傅听言,都没注意到现在跟个□□一样匍匐在门外的芮薏。

  艹,真的只是想拿个落下的水杯而已。

  没想到失了策,一不小心听了这么多不该听的亲密话。

  芮薏瞬间感觉自己不善良了。

  萎靡不振地转头看着被她死死牵在身边的孟沛霖,一脸苦涩,用唇语说:“怎么办,我这样是不是很不好?”

  孟沛霖都不想说话。

  但凡八卦心少点,也不至于听到现在。

  芮薏喃喃:“但我最近真的有在帮他们,这算是帮到位了吧。”

  可关键是,前面的重点芮薏没听清,光是听到“保密”这两个字了,悔不当初,早知道早点来了。

  所以问题来了。

  她转过身,小心翼翼地和他窃窃私语:“他们到底保不保密啊?”

  孟沛霖:“......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在2021-08-09

  11:53:29~2021-08-09

  20:13: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冰月

  6瓶;04

  4瓶;45727645

  3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2("跌进你心窝");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mrroaz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mrroa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