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八十五章 拉票_大乾憨婿
全本小说网 > 大乾憨婿 > 第两千一百八十五章 拉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两千一百八十五章 拉票

  “老头儿,你不让我进,我偏要进!”

  说完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!

  梁征气的脸黑,“不行,必须要把秦憨子赶出去,不能让一颗老鼠屎,坏了一锅粥!”

  进到学堂。

  秦墨也不知道自己坐那儿,看到空位他直接坐了下去。

  众人好奇的看着他,这秦憨子平日里巴不得不进来,今天怎么转性子了?

  梁征一进门,便开始上课。

  而且没有书,也没有黑板,就硬讲。

  然后发用来擦屁股都嫌膈应的黄纸,让他们做笔记。

  而他们却如获珍宝一样。

  秦墨兴趣缺缺。

  而梁征讲的不过是小学生都知道的知识。

  秦墨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哈切,直接趴在书桌上大睡了起来。

  气的梁征脸都黑了。

  但是只要他不影响别人,他也就忍了。

  可他居然趴在那里睡觉。

  这是多大的耻辱,仿佛在嘲他,拿这憨子没有任何办法一样!

  “秦憨子!”

  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梁征拿着戒尺,朝他走了过去。

  学堂里总人纷纷露出了玩味之色。

  秦憨子要倒霉了!

  啪!

  梁征一戒尺抽在了他的背上。

  瞬间疼醒了秦墨。

  看着满脸怒火,咬牙切齿的梁征,秦墨瞬间火了,“卧槽,老头,你上你的课,我睡我的觉,大家井水不犯河水,你打我是不是有什么大病?”

  梁征气的浑身发颤。

  他若是不好好教训秦墨,以后还怎么管教这些皇子?

  “秦憨子,你这不学无术的朽木!”

  戒尺抬起就要朝秦墨的脑袋砸去,却被秦墨一手给攥住了,“老头儿,你不要倚老卖老,要是打坏了小爷的聪明脑袋,你赔得起吗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哄笑起来。

  他秦憨子可跟聪明搭不上边!

  闻声,梁征气急,李新连忙起身,“安静,谁要是在吵,别怪孤不客气!”

  闻言,众人纷纷闭上了嘴巴,太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  李新走到梁征的面前,拱手道“梁先生,秦墨憨傻,一根筋,还请梁先生大人有大量,不要跟憨子计较!”

  说着,他拉了拉秦墨,“快向梁先生道歉!”

  梁征对太子还是很满意的,作为储君,他知礼节,有威严,能礼贤下士,日后掌极,必是明君!

  “看在太子的面子上,老夫就不与你计较了!”

  随即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  秦墨看了一眼李新,心说这太子还是挺不错的,一直站他这边。

  但是,他无意站队,以后当个无忧无虑的国公,再娶他七八个老婆,不香吗?

  “凭什么要我道歉啊,他不让我进教室在先,打我在后,要道歉也是他向我道歉!”

  秦墨昂着头,“老头儿,你课上的真烂啊,这种水平也好意思出来教人,我都替你感到羞臊!”

  哗!

  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  卧槽,秦憨子可真敢说!

  梁先生不仅是国公,更是当世有名的大儒哇。

  国子监老师,可不是谁都能当的!

  “你,你说什么!”

  梁征气的浑身发颤!

  “我说你课上的真烂,但凡你说点有意思的内容,我都不会打瞌睡!”

  “竖子!”

  梁征破防了,“老夫要去陛下那里奏你一本,摘掉你国子监监生的身份!”

  秦墨一挺,顿时大喜!

  好,太好了!

  “你这老头,课上的烂还不许别人说了,真是玻璃心啊,一碰就碎!”

  秦墨道“你赶紧去找陛下,要是明天我还在国子监,我都瞧不起你!”

  李新也是无语,这憨子说两句话能气死人。

  他一个旁听者听了都觉得气,更何况梁征这种骄傲的大儒。

  被人质疑很正常,可是被一个憨子质疑,那不是打脸吗!

  “你,你你这个憨子,你给老夫等着”

  梁征气急了,但是还么完全失去理智,“老夫去觐见陛下,你们把我刚才留的题目做了,事后我要检查!”

  说完,他大步离开了国子监!

  秦墨那个高兴啊,太好了,他终于可以离开国子监了!

  见他满脸喜色,如同打了胜仗一般,李新摇头,心中暗道“烂泥终究是烂泥,若是父皇怪罪,孤不会再替他说话,说不得还要维护梁征!”

  四皇子李智哪里不知道李新的想法,心中冷笑,“你想拉拢秦墨,可他是个憨子啊,你便是对他再好,他也不会念你情的,没看老八跟他玩的这么好,还不是说下手就下手?”

  而李越此时却担心起秦墨来,他是真的把秦墨当朋友,虽然他是个憨子,自己也经常坑他,却没有害他的意思!

  之所以激将秦墨,也是因为他听到一点风声,想让秦墨坐稳驸马的位置!

  “秦憨子,快,跟我走!”

  李越站起来,若是不把梁征叫住,一会儿秦墨怕是要倒大霉了!

  “不去!”

  秦墨看了一眼李越,“你不是好人!”

  李越差点没吐血,“秦憨子,你别不识好歹,本王好心好意帮你,你不感谢也就算了,还打本王!”

  秦墨见李越一脸委屈的样子,心想,这八皇子还挺能装的!

  “秦憨子,本王再问你一边,你到底走不走?”

  “不走!”

  秦墨撇嘴,喜滋滋的收拾东西。

  等离开国子监,再摆脱驸马头衔,他就可以娶七八个老婆,每天睡到自然醒,过遛狗斗鸡的纨绔生活。

  偶尔再搞点小发明,提高一下生活水平,小日子不要太舒坦!

  就在秦墨幻想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,梁征来到太极宫,大吐苦水,将秦墨描写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球。

  “那秦憨子,在课堂上呼呼大睡,微臣为师者,以戒尺略施惩戒,他不仅不惭愧,反而要与微臣动手!”

  梁征跪在地上,“他还羞辱微臣,说微臣知识浅薄,误人子弟,若此子还在国子监,微臣便辞去这太子太傅的位置,请陛下另请贤能!”

  李世隆脸都黑了。

  上课睡大觉,与师长动手,还羞辱梁征学识浅薄。

  要知道,便是前朝大周炀帝对梁征都十分的恭敬,作为天下有数的大儒,竟被一憨子当众羞辱。

  李世隆完全能明白这种心情。

  “这秦憨子,目无尊上,不学无术,该打!”

  李世隆起身,将梁征搀起,“梁爱卿,朕这就去为你讨个公道!”

  #每次出现验证,请不要使用无痕模式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mrroaz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mrroa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